<dd id="dby44"></dd>
    <progress id="dby44"><track id="dby44"><video id="dby44"></video></track></progress>
    <tbody id="dby44"><track id="dby44"></track></tbody>

    <em id="dby44"><span id="dby44"><kbd id="dby44"></kbd></span></em>
      <tbody id="dby44"></tbody>
        1. <dd id="dby44"></dd>
          客戶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頭條
          北疆觀察
          數字報刊
          北疆新聞 > 娛樂 > 正文

          春光明媚,繁花似錦?;?,常常代表著生機、美好、高貴,是東西方繪畫史上重要的題材。中國的花鳥畫史上,留下了徐熙、黃筌、陳淳、徐渭、吳昌碩等名家的精彩杰作。從莫奈、畢沙羅、塞尚,到高更、畢加索、蒙德里安、莫蘭迪等,西方藝術各流派的畫家們也都鐘情于花這一題材。19世紀后期到20世紀前期,在英、法、德、奧等國所興起的象征主義繪畫,對于花的表達以絢麗的色彩、撲朔迷離的意境、濃郁的夢境感,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象征主義者認為,人的內心不可如科學那般進行精確的表述,而是需要抓住瞬間的靈感,以復雜、混沌的形象來進行表達。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加速發展,使得一部分藝術家希望讓藝術成為庇護心靈的港灣,他們轉而尋求那些神秘的觀念,通過塑造超越現實的形象來療愈內心。

          早在19世紀中后期,英國著名的拉斐爾前派繪畫(英國象征主義繪畫的先驅),就以帶有強烈的文學性和各種謎語般的巧妙構思而著稱,其核心人物但丁·加百利·羅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亦是如此,而花則是解開其大部分繪畫主題的關鍵性鑰匙。例如他的代表作《菲亞美達》,描繪了意大利文學家薄伽丘筆下的一位女子形象,除了耀眼悅目的橙紅色調子及細頸、厚唇、大眼睛的美人形象給觀者留下深刻印象外,繁茂艷麗的蘋果花是該作的亮點。蘋果花是好運的象征,表達了藝術家對這位癡情女子的同情。羅塞蒂用細膩的筆觸對它們進行刻畫,其花瓣的紅白色相、五瓣形態以及金黃色的花蕊讓人很容易識別其品類。菲亞美達這一名字的原義為“燃燒的火焰”,羅塞蒂為其配上橙紅色的長裙和滿園的紅白色蘋果花,似乎正是在暗示火焰的顏色。畫中的她抬手搖動蘋果樹枝,花瓣隨風散落,又似乎象征愛情的短暫和青春的易逝。但此畫漂亮的色彩、嬌媚的面容、綻放的繁花完全沖淡了這一傷感色彩,它也是西方近代公認的唯美主義代表作。

          拉斐爾前派畫家米萊(John Everett Millais)的名作《奧菲利亞》中,各種品類的花兒同樣扮演著敘事的關鍵性角色。奧菲利亞是莎士比亞劇作中的形象,因陷入父親與愛人哈姆雷特的世仇漩渦而痛苦無比,最終溺水而亡。落水的玫瑰花枝順流漂到了她的手中,成為美人已逝的明證。岸邊長滿了蕁麻、雛菊、紫羅蘭、玫瑰、烏鴉花等鮮花。這些花朵都有著特殊的象征含義,例如雛菊象征純潔,烏鴉花象征背叛,粉紅色的玫瑰象征愛情。

          充滿魅力的花卉,對于傾心描繪它們的畫家而言,起到明顯的內心療愈功能。法國畫家奧迪隆·雷東(Odilon Redon)筆下,璀璨華麗的花朵類似于“護身符”,他需要依靠這些繁花來庇護自己的內心。雷東所畫的花實在是太美了,讓人總是聯想到生機勃勃的春天、明媚宜人的陽光。在談到畫花的才能時,就連“自負”的凡·高也將雷東看作世間僅次于自己的畫家。雷東大膽地讓冷色和暖色在同一簇鮮花中交相輝映,紅、橙、黃、綠、青、藍、紫都可以在一幅畫中同時所見。有時,他甚至用未完全調和的顏色堆積、疊加在一起,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為了營造豐富的變化,他會用堅定有力的筆觸勾勒主體或近景花瓣的外形,其他花瓣、樹葉、藤蔓以及背景則使用逐漸混沌的筆觸,有時只能看到色彩而無法辨識物象。猶如巴洛克復調音樂,各種樂器、各個聲部和而不同、求同存異地融合在一起。這種方式或多或少受到印象派尤其是點彩派的影響,只是雷東在此基礎上又向前邁出了一步,他已經不完全受役于自然物象,而是融入了更多心靈意象和奇幻意境。

          法國畫家盧梭(Henri Julien Félix Rousseau)的畫作同樣具有代表性。在著名的《夢》中,他幾乎不考慮所謂的虛實、疏密和透視關系,將人物、動物和植物以平面化的方式描繪和疊加在一起,稚拙而單純。畫面中,依偎在沙發上的少女周圍,全是些奇異的植物和探頭探腦張望的野獸。他有意將現實中的植物葉片放大比例,以一種看似并不符合透視關系的方式安排葉片的位置,與點綴其中的那些紅色與藍色的手掌形花朵交織在一起,“臆造”了一片熱帶闊葉林的景象,塑造出異樣的夢境感。

          1891年,法國藝術評論家奧里葉(Georges-Albert Aurier)用五個形容詞來界定象征主義:觀念的、象征的、綜合的、主觀的、裝飾的。必須承認,象征主義的邊界并不清晰,藝術風格也頗為多樣。所謂裝飾性,也許只是因為有些作品恰巧觸及了公眾較為喜愛的樣式,如雷東、莫羅、克里姆特(Gustav Klimt)等藝術家所畫之花大多色彩絢爛,裝飾性強。之所以如此,可能有拉斐爾前派的引路及后來印象派的影響。前者喜歡用白色在畫布上做底,再畫上透明的彩色,顯得異常明麗;后者則主張外光寫生,盡情描繪陽光下變化萬千的光色。當然,還有那個時代歐洲流行的東方風情,諸如莫羅、克里姆特等人都從色彩明快的東方裝飾中吸收了大量養分。

          詩人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在《花》中對各種花卉進行了夢境般的描述:“往昔你擷來一朵朵巨大的花萼,饋贈給青春煥發的大地。淺黃的菖蘭花,像伸出細頸的天鵝……風信子,猶如光彩照人的香桃木……百合咽噎的白色,流動在被它劃破而嘆息的海洋上……”千姿百態的繁花,如夢般飄逸,但它總能抓住觀眾的內心,沒人可以抗拒它的魅力。

          (作者:尹 丹 羅 瑤,尹丹系四川美術學院教授、羅瑤系華東師范大學博士)

          久色成人,久久久线视频,亚洲第一页在线视频,偷自在线
          <dd id="dby44"></dd>
            <progress id="dby44"><track id="dby44"><video id="dby44"></video></track></progress>
            <tbody id="dby44"><track id="dby44"></track></tbody>

            <em id="dby44"><span id="dby44"><kbd id="dby44"></kbd></span></em>
              <tbody id="dby44"></tbody>
                1. <dd id="dby44"></dd>

                  北疆新聞:內蒙古自治區重點新聞網站(客戶端),內蒙古出版集團新華報業中心旗下國家互聯網新聞信息采編發布服務一類資質網站(客戶端)。

                  編輯:方琳
                  75

                  北疆新聞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疆新聞”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疆新聞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疆新聞”,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疆新聞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bjwmaster@163.com。

                  “火焰藍”大比武

                  版權聲明:北疆新聞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本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48148811蒙ICP備16001043號-1

                  Copyright © 2016- 北疆新聞網 All Rights Reserved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5120200009-1蒙公網安備:15010502001245